装模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装模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3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00:43 阅读: 来源:装模车厂家

郦红柳闻声面色一沉,道:“你跟踪我?”

夏紫倾当即一怔,吞吐道:“我……只是好奇!不过我发现师姐与夜阑溱的秘密了!”

郦红柳觉得夏紫倾无聊至极,顺着她的话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“他好像并不想伤害师姐?师姐,你说,这是为什么?”夏紫倾狡猾地又将问题抛给郦红柳。

“你想多了,他不过是不想在他祖先墓前染血杀人!”

“哦!那师姐呢?若没记错,每年这个时候,师姐都会去那吧!”

夏紫倾笑得越发得意。

夏紫倾敢肯定,郦红柳与华府有关系,至于何种关系,目前尚未确定,不过她想也快了。

郦红柳已是怒不可遏,若不是看她是同门份上,一早杀了她。

在夏紫倾未来得及反应前,郦红柳已步至她身前,素指一伸,箍住夏紫倾的脖颈道:“不要逼我杀你!”

夏紫倾知道她从来都是说到做到,心里不免有些惧怕,缓了声说:“师姐不要生气,小妹不敢了!”

郦红柳闻声,适才收手,将她挥至一边说:“今日之后,夜阑溱势必对红莲妖姬命案产生怀疑,我劝你收敛些,免得传至尊主那,少不了你的一顿鞭刑!”

夏紫倾听闻尊主两字,脸上笑容尽敛,“知道了!”

夏紫倾走后,郦红柳头疼的紧。

想到夜阑溱有意无意地唤起她的本名,心居然颤微微的痛。

这一夜她翻来覆去睡不着,直至东方生白,才微微有了睡意。

再醒来,已是第二日黄昏,想到要赶回明月教向尊主复命,忙起榻梳妆。

她算着,从现在出发,大约也要到后天上午才能赶到明月教。这一天一夜不在,不知海春院会发生什么事?

忙将芸娘唤来,安排一番。

夜静尘这些日子无了踪影,据说被皇帝指派去了边疆,没个三五个月回不来。他走的匆忙,似乎连个招呼也没同她打。

她表面装作没什么,可心里竟有股说不出的失落。

她担心自己这一走,他又寻自己来,就在自己的卧室里,找了个不易察觉的地方,留了张纸条。

这只是她下意识的动作,不确定他会不会看到,不过她就是怕他找不到自己会胡来,到时扰了她的生意不算,还坏了她的大事,就难办了。

她刚写好纸条,压在茶几的花瓶上,眼前白影一闪,吓得她手一哆嗦,那纸条轻飘飘地坠落在地。

夜静尘淡笑地望向她,见她一脸受惊不小的,知自己不该用术法,瞧把她吓得不轻。

他弯腰拾起纸条,对着纸条上的字念起:“出去几日,勿找!”

“给我的?”夜静尘将纸条卷入掌心握住道。

郦红柳也不瞒他,点头道:“不是怕你找不到人,到时来我院里闹事,扰了我的生意怎么办!”

转而一想,这人不是去了边疆么,这十万八千里外的,纵是要赶回来,也要一个月后的,他怎么像转眼挪了地的?

夜静尘唇角牵牵,慢悠悠地坐在她身旁道:“你也相信外边的传言!皇兄只说要我去边疆,可又没说几时动身!”

啥,这妖孽居然无视皇权,到现在还没出发,那这些日子他干啥去了,鬼影子看不到一个!

见她走了神,夜静尘伸手弹了弹她额间道:“不会是想我了吧!”

“谁……想你了!”郦红柳言不由衷地。

腰肢处一软,人已被夜静尘抱至腿上。

“还说没有!”

夜静尘将脸贴近她耳畔嘻笑,继而勾起她肩头上垂落的一缕秀发绕在食指间摆玩。

他这浪子戏蝶的,羞得郦红柳双颊酡红,只得撇嘴不语。

夜静尘含笑道:“要去哪?”

郦红柳自然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行踪,只说有些私事要办,要去那么一两日,夜静尘居然信了,没有追根刨底。

两人闲谈一会,直至月上中天,夜静尘才离去。

自然的,他这离去的法子居然是原地遁形。

郦红柳发现,他来去自如如风,武功高的让人难以想象,这样的高手,不知与尊主相比,谁要厉害些?

她倒是想看看,有朝一日这两位绝顶高手相遇,会是怎样一番景象,毕竟绝顶高手过招,千载难逢啊!

她怀疑夜静尘是非人类,毕竟传言在前,夜静尘他的生妃是妖妃,那他自然不例外是个妖怪。

想到这,不禁打了个冷颤,隐约觉得颈间森冷森冷,似乎有某样东西冲她吹了口冷气。她忙收回神绪,拾了包裹赶路。

她一走,夜静尘白衣胜雪地现身在她的卧室里,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轻叹。

“丫头,你或许已忘了本座,可是本座却忘不了你!”

夜静尘低笑一番,继而身影一晃,踪迹皆无。

郦红柳赶至明月教时,已是第三日早晨,比她之前预定好的计划整整晚了一天,只因路上遇到一帮劫匪在打劫商队,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一番拼杀后,拖延了时间。

教众见她回来,恭敬地与她照面打招呼:“左使回来了!”

郦红柳与他们一一点头回应,继而朝尊主卧室步来。

见尊主的卧室门敞开着,侍候尊主的两名侍女身着烟笼轻纱,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外,她料定尊主已起榻,恭敬地行礼道:“左使郦红柳,拜见尊主!”

她知道尊主不喜人打扰,这些年她每回禀告,都要趁尊主醒着的时候,而每回必定只站在门外。

她等了等没有回音,以为自己声音不够响亮,又道了一遍。

等了等,依旧没有回应,她有些失了耐心,打算再唤一遍,若再无回应,就走人时,卧室里传来尊主的声音,“进来!”

这声音慵懒,好似刚睡醒般。

不禁将心提紧,不会赶巧尊主他老人家刚睡醒,脑子犯糊涂吧!

额,这下可糗大了!

郦红柳朝站门的两名侍女望了望,见她们冲自己笑,料定自己没有听错,尊主他老人家,确实在唤她进去,忙垂首应道:“是!”

她步入尊主的卧室,以为会看到一个衣冠整齐的尊主,没想卧室里帐幔垂落,帐幔里不时逸出丝丝袅袅的烟雾气,继而传来清脆的击水声。

洗澡!

“唰”她脸红起。

再不敢往前迈半步,老实地站在帐幔外垂首道:“回禀尊主,属下办事不力,前来负荆请罪!”

---- 作者寄语:今日到此了哈,感谢追随此文的亲们。大家不要误会啊,这个文的男主,不是那太子爷!这个略带点魔幻。

泉州活动式挡烟垂壁点击查看详情

8方吸尘车选择方法

玉树CPVC电力管原材料什么成分

家电芯片进口报关法国芯片进口清关公司

新组件价格多少钱华为逆变器价格多少钱

氯化橡胶防腐涂料、汾阳堂、氯化橡胶防腐涂料、销售热线

云南耐腐蚀软管泵高压软管泵配件

江苏无人商用扫码饮料机自动售货机前景

汉中MPP管大弯头小区外网应用